11111111111111111
作者:风霜雪雨      更新:2022-10-23 22:02      字数:2024
  我是尸生子,是爷爷从已经死去的我娘的肚子里,硬生生把我掏出来的。

  这一切全要怪我那个烂赌的爹。

  我爹生性不着调,是村里出名的二溜子,八九岁偷看寡妇洗澡,十四五岁开始酗酒,后来又被一群狐朋狗友引着赌博,终日沉迷于麻将,扑克,炸金花。

  我爹赌运不佳,逢赌必输。

  在我娘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我爹一把牌局,竟然连老婆都给输喽!

  债主王林来也是当地有名的恶棍,他早就垂涎我娘的美貌,故意搞得仙人跳引诱我爹进局。

  可是等我爹反应过来,那白纸黑字的契约书上,已经签上了爹的大名,摁上了血红的手印。

  王林来带着十几个小流氓儿踹开我家房门,拉着我娘就要扒衣服。

  我娘贞洁刚烈,抵死不从。

  她挺着八个月的孕肚,紧闭眼睛,一头闷死在我家南面的砖瓦墙上。

  娘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。那群小流氓看闹出了人命,纷纷四散奔逃。

  娘死了,我注定活不成。

  可是爷爷却偏偏不信这个邪!

  我爷大号叫邴正霖,是村子里的赤脚医生,针灸手法了得。

  可那时没有人知道,其实我爷爷本是茅山门下阴医派第二十五代传人。他一手鬼医十三针能与阎王争命,能治地府孤魂,能帮活人逆天改运,能祛厉鬼万年凶煞。

  茅山门下阴医派的传人命中注定缺一门,鳏、寡、孤、独、残。财,命,权五弊三缺。

  爷爷一生贫苦,奶奶早亡。自从奶奶死后,爷爷就此收手,隐瞒自己的生平,成为了乡间赤脚医。

  可因为我的命数,爷爷决定再次出山,便是与天斗,与地争也要把我们老邴家唯一的根儿留住。

  我出生那日是三月初三,上巳节,据说三月初三出生的人是天胎,命中刑克多苦多难,命数不吉利!

  可那时距离我娘死亡,已经过去了12个时辰,倘若再不剖腹取婴,我定当一命呜呼。

  爷爷立刻让我爹准备净水,符纸,黑狗血,糯米,朱砂……还有,那最关键的鬼医十三金针。

  入夜,刚刚过了子时初刻,爷爷让我爹把娘的尸体抬到院子中央。

  娘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,脑门破了一个黑漆漆的血窟窿,污黑色的淤血已经凝固干涸,黑漆漆的长发和血水勾兑在一体。

  娘的一双眼睛死死的向上翻瞪,她死的憋屈,死不瞑目!

  爹的手中打着一只小小的手电筒,他把手电筒的光亮打在娘的身上,看着这个狰狞恐怖,寒戾枉死的女人,爹不争气的后退两步。

  “老爷子,要不咱别整喽!怪他娘渗人的。

  不就是娘们儿肚子里的娃儿嘛!赶明咱再娶一个,生他十个八个带把的。”

  我爹一辈子都是个混不吝,哪能了解爷爷的苦心。

  爷爷眉毛一横,脸上的肌肉僵着。

  “闭上你那个屎盆子嘴,我让你干什么听命就是!”

  其实爷爷早为我爹相看过命,我爹是猪油脑子,石头心,红鸾宫只动一次。也就是说,我娘一死,我爹后半辈子只能打光棍,再也娶不到婆娘。没有女人他还上哪儿生儿子去?

  因此,我是老邴家唯一的血脉,爷爷便是拼尽老命也要将我保住。

  爷爷让我爹拿着手电筒,负责在旁边照亮。他老人家亲手将一大盆黑狗血全部倒在了我娘的尸首上。

  紧接着,爷爷又拿出他封印多年的鬼医十三针,分别刺入我娘的天灵,人中,手五里,少海,关元,梁邱,血海……等13处穴位之中。

  这些金针分布在我娘脑门儿,两肩,手肘,双膝和脚底板上。

  这些做法在阴医中自有说道,爷爷怕剖开娘的尸体,娘会忽的睁眼变成厉尸,于是要用13根金针定住她的周身关节。

  爷爷紧接着又蹲下身子,一只手捏住娘的脸颊,手指探入娘的口中,把娘的嘴扩开,将口腔里面的淤血掏干净,再把糯米全部塞进娘的口中,鼻孔里,耳朵眼儿里。

  用糯米堵住娘的七窍,这是为了防止阴气外漏。

  “刀!”

  爷爷开口,掷地有声。

  我爹在旁边吓得紧闭着眼,手中攥着剁骨大菜刀,颤颤巍巍地递给了爷爷。

  爷爷扒开娘身上穿着的绿色布衫,对准那圆鼓鼓的大肚皮,手起刀落。他把自己的手伸进去,爷爷眯缝着一双老眼,粗糙的大手在里头来回摸索。

  爷爷的眉头紧皱,忽然,他的双眼瞬间放光,他已经抓住了……

  爷爷的右手一个巧劲儿,我就这样,被他老人家扯着一条右腿,活生生从一个死人的肚子里也给拽了出来。

  刚降世的我只有四斤三两,因为在娘的子宫里憋了太久,肺中呛了不少羊水。我浑身憋的紫青,没有半点呼吸的迹象。

  我爸看着紧闭着双眼,不会哭闹,没有气息的我,不奈烦的撇着嘴巴连连摇头。

  “费他娘这么大的劲儿,搞出来个死崽儿。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,费二遍事!”

  我爸那个混不吝,一开口险些将我爷活生生怼背过气去。

  “只要孩子剖出来,便没有我邴正霖医不活的!”

  爷爷神色自若,用牙齿咬断我身上与胎盘相连的脐带。

  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蓝布衣,将我紧密包裹,刚准备转身回房。

  就在此时,我家院子的土地上,突然向上涌起两团浓密的黑烟。

  那黑烟滚滚,从地底下一喷而上,在这浓烟之中,还夹杂着十分厚重的血腥和腐烂的怪味。

  渐渐的,也就几秒钟。黑烟散去,竟然有两个身穿黑袍,无头无眼,袍子上顶着四盏红灯笼的鬼魅出现在爷爷的眼前。

  “勾魂二使!”爷爷见状,瞬间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  我爸站在爷爷的背后,双腿止不住的打颤。

  “老头儿,这……这两个是啥玩意儿?”他磕磕巴巴,舌头打结。

  爷爷缓缓闭眼。

  “他们是阎王身边的勾魂使者,黑白无常!”

  “妈呀!阎……阎王爷。鬼……有鬼!”我爸吓得一声惊嚎,半口气儿没有咽顺,直挺挺吓昏了过去。

作者有话说:

11